主页 > 制造圈新 >充满恶评、不被理解的经典文学──《啸风山庄》(咆哮山庄) >

充满恶评、不被理解的经典文学──《啸风山庄》(咆哮山庄)

作者:   发布于2020-06-18

充满恶评、不被理解的经典文学──《啸风山庄》(咆哮山庄)

 
英国十九世纪作家艾蜜莉.布朗忒(Emily Brontë,1818–1848)唯一一部小说Wuthering Heights(1847),台湾读者一般以《咆哮山庄》称之,中国读者则以《呼啸山庄》称之。这部小说多次改编成电影,又有各种改写本,听过的人应该比看过小说的多。这固然是一般被称为「文学经典作品」的常态,但《啸风山庄》因为更常被当作浪漫爱情小说,而让人忽略了其在结构上和叙事上的惊人成就。
 
艾蜜莉.布朗忒的姐姐夏洛特(Charlotte Brontë,1816–1855)是《简.爱》(Jane Eyre )一书的作者,由于《简.爱》可说是后来西方罗曼史文类的始祖,也影响到许多读者对《啸风山庄》的期待,以为是另一本罗曼史姐妹作。但《啸风山庄》结构远比《简.爱》複杂,对爱情的描写也与一般的罗曼史文类相去甚远,以浪漫爱情故事来看待,可以说是普遍的误读,让许多读者错愕难懂,也因此从出版以来,一直都不如《简.爱》畅销。
 
一八四五年,单独赴比利时任教的夏洛特,因与教授发生不伦恋而黯然回家,偶然发现妹妹艾蜜莉的诗作。她认为这些诗作十分杰出,值得出版,因此说服妹妹发表。后来连同小妹安一起三人以男性笔名合出了一本诗选《Poems by Currer, Ellis and Acton Bell》(1846)。这本诗集销售极差,但让三姐妹决心朝职业作家的梦想前进。
 
一年之内,三姐妹就各自完成了一本小说,包括夏洛特的《教授》(Professor ),艾蜜莉的《啸风山庄》和安的《安格涅斯.葛雷》(Agnes Grey )。三姐妹把手稿寄给多家出版社都遭拒绝,最后一家叫做Thomas Cautley Newby的小出版社同意出版《啸风山庄》和《安格涅斯.葛雷》,但退回了《教授》。夏洛特另起炉灶,开始写《简.爱》,寄给另一家出版公司Messrs Smith, Elder & Co. 没想到这家出版社非常喜爱《简.爱》,在一八四七年十月出版。市场反应热烈,十二月即再版,而《啸风山庄》和《安格涅斯.葛雷》却拖到同年十二月中才初版,且反应平淡负评不少。
 

 
出版前两年《啸风山庄》的书评,虽有少数批评者承认作者天分,却有相当多人批评故事过于粗俗、野蛮;人物举止不端,道德败坏;大篇幅描写恶行,最后恶行却未得到恰当的报应等。
 
「这是一本奇怪的书……整体来说,这本作品狂野、混乱、不连贯、也不得体。」
「这本书把《简.爱》所有的缺点都放大一千倍,我们唯一的安慰就是,我们认为这本书将不会有很多人看。」美国的恶评更多,几近谩骂,如「读完此书,好像刚从隔离病房出来似的。我们建议读者去看《简.爱》,把《啸风山庄》烧了。」
「居然有人写完这本书,而没有在写了前几章的时候就去自杀,真是怪事一件!」
「作者似乎耽于想像人性的丑恶,得到病态的满足。」
 
此时三人仍用男性的笔名发表,批评者并不知作者性别。
 
《啸风山庄》出版一年后,艾蜜莉过世;隔年小妹安也病逝,仅剩夏洛特一人。一八五○年,Messrs Smith, Elder决定重新出版两个妹妹的遗作《啸风山庄》和《安格涅斯.葛雷》,由姐姐夏洛特以名小说家与家族发言人的身分写序并重新编辑。夏洛特把《啸风山庄》原来的两部合併,改为一到三十四章,并加上一段褒贬兼具,符合当时时代品味的编序。不少书评认为这部小说缺乏明确的道德教训,令人困惑。连夏洛特自己都说:「我不知道创造出希斯克利夫这样的角色,是对还是错;我自己是觉得不太应该。」
 
夏洛特针对初版评论中常出现的「怪诞、粗野、土气、未经雕琢」等向读者致歉,即使可以视为一种辩护或谦词,仍可感觉当时氛围对这部小说不友善,并反映出她其实并没有完全了解妹妹的天分。
 
虽然《啸风山庄》初版的反应不佳,若非託《简.爱》畅销之福,未必有再版机会;但夏洛特的评论在十九世纪影响甚深,以致于《啸风山庄》的名声与价值长期为夏洛特的小说《简.爱》所掩,可说成也姐姐,败也姐姐。
 
从小说问世到十九世纪末,一般读者和学界大多认为《啸风山庄》不如《简.爱》。以一八九九年耶鲁文学教授威博.克罗斯(Wilbur L. Cross)多次再版的《英国小说发展史》(Development of theEnglish Novel )为例,他用了一整节分析夏洛特的作品,只有一次提到艾蜜莉,而且是用来衬托夏洛特的创新:他认为《啸风山庄》还是以美貌的凯瑟琳为女主角,并没有突破浪漫小说的传统,只有《简.爱》敢用外貌不美的女性为主角,是一大突破。不过到了二十世纪,姐妹两部作品开始得到不一样的评价。
 

 
一九○五年,威廉.詹姆斯.道森(William James Dawson,1854–1928)在《英国小说创作者》(The Maker of English Fiction )一书中,盛讚艾蜜莉的文学成就超越姐姐夏洛特,他说:「我们乐于称为读书界的圈子以前不了解这部作品,现在也还不了解。」他预言《简.爱》可能会被遗忘,但《啸风山庄》会超越夏洛特的所有作品,成为英国不朽的文学。一九二五年,英国作家吴尔芙(Virginia Woolf,1882–1941)在《普通读者》(The Common Reader )一书中,收录一篇<「简.爱」与「啸风山庄」>,虽然标题是两者并列,但她显然更看重后者:她主张《啸风山庄》比《简.爱》难懂,因为艾蜜莉是比姐姐更杰出的诗人。夏洛特写她的爱、恨、痛苦,写得很好看,也许比常人强烈,但毕竟还是一般人的层次;而艾蜜莉已经超越个人的爱恨,写的是人类与永恆的对抗。
 
一九二六年,吴尔芙夫妇的独立出版社Hogarth Press出版了查尔斯.山杰(Charles Percy Sanger)仅二十六页的小册子《啸风山庄的结构》(The Structure of Wuthering Heights ),首度深度剖析了小说的缜密结构、事件年表和法律知识,反驳了夏洛特所谓的「乡土气」、「质朴粗野」等语。
 
到了一九四八年,英国作家毛姆(William Somerset Maugham,1874–1965)在《世界十大小说家及其代表作》(Great Novelists and Their Novels )一书,就不提《简.爱》,只提《啸风山庄》了。毛姆认为夏洛特「全然不知她的妹妹已写了一本光耀夺目的作品,她自己的作品如和《啸风山庄》一比,就黯然无光。所以她还觉得不得不为这本书道歉」
 
二○○五年,中国小说家王安忆在《小说家的十三堂课》中讨论了八部杰出的小说,其中也是有《啸风山庄》而无《简.爱》。她说:「爱情故事多得不得了,可是真正使我们感动的,使我们在爱情之上看到神灵之境的,实在不可多得,而《呼啸山庄》(本文以《啸风山庄》称之)是一个。」因此《啸风山庄》虽在初版时受到猛烈的抨击,但二十世纪初开始有愈来愈多的知音,现在已可称为英国经典文学而无人反对了。
 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众盈娱乐登录_sunbet亚洲网址|课堂识别|消费数字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